另一个海子 赵子祥(巢湖污水处理厂土建部分项目)

时间:2020-04-25来源:点击量:

可能是年少的回想,也或许是某种的思念,让我再一次捧起海子的诗。

第一次接触是在妈妈的怀里

不懂得悲是什么样的哀曲

对于东方人的孤独又是怎样的定义

耳濡目染的回忆在两座村庄徘徊伏起


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海子

和我的家乡有着同样的谐音名字

突然兴趣,莫名欢喜

掺杂着自豪把书本翻开读取

将自己的想法理解书写在侧

就觉得读懂了这个人,没什么大不了

什么哀愁诗歌远方,哪有那么多的担忧

且走且行且悠悠


时隔多年,人生匆忙擦身而走

只有我一个

只剩我一个双膝如木,皮肤融土

再触碰,曾经的理解面目全非


循环播放音曲

低低地怒吼

幼稚的男孩不再

和他一样,和野蛮而悲伤的海子一样

所有的全部复活

面朝着大海,春暖花开




巢湖污水处理厂土建部分项目


赵子祥